六周目(一)(1 / 2)

z!一个人影渐渐浮现出来,w背叛了z,推测如果没错那莹莹应该跟w是一起的,为什么w被追杀莹莹却只是被放逐?而且还这么刚好找上了我?

w应该无暇顾及这么多,那么z布这个局到底是什么目的?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韩诺按着刘局提供的电话打过去发现是空号,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刘局,是我,韩诺。苏教授下一次来局里是什么时候?”

“苏教授,好久不见。”苏奕白刚走到车前,等候多时的韩诺就出现在身后。

“韩队长,你好。”依旧是客套疏离的问候,苏奕白刚碰上车门就被按住手,韩诺贴在苏奕白耳边威胁道:“很多事情你最好跟我解释清楚。”

“韩队长,还是那句话,不知是福。”苏奕白说完就消失不见,再出现时已经坐到了车里,见他要逃韩诺也不耽搁,开车直接追了上去。

韩诺显然没想过苏奕白也是个开车高手,在拥挤的闹市区居然还能几次甩掉自己,不过苏奕白最终还是被韩诺逼到旧城区,在一栋旧居民楼前猛踩刹车,随即打开车门向着前面的窄巷道跑去。

韩诺见状也跳下车穷追不舍,吓得路中间悠闲踱步的野猫一溜烟窜进荒草从里,而楼上的人们看见这一幕纷纷锁上窗户唯恐避之不及,只有好奇心旺盛的小孩子扒着窗户缝看着那两个高大男人在余晖中奔着夕阳远去。

韩诺追着苏奕白一直跑到那座小公园前这才意识到自己是被苏奕白故意引到了这儿。转身看着站在孤儿院废墟前的苏奕白笑着朝自己挥了挥手继而消失不见,被摆了一道的韩诺气的只能干跺脚。

周围忽然涌现的杀意让韩诺再次紧张起来,经过上次的较量他很清楚自己不是死神的对手,而眼下面对这数量众多的死神只怕自己要凶多吉少了…

一个死神率先挥着斧头冲上来,韩诺侧身躲过顺势飞起一脚将那死神踹飞,捡起斧子作为武器对付那一拥而上的死神们……

和上次不同,韩诺自己虽然已经遍体鳞伤,但出乎意料的是那些死神竟然一个个倒在地上根本不是他的对手。确认对方没有战斗力以后,韩诺扔掉斧头瘫坐在地大口喘着粗气。难以置信地扫视一圈,望着那一个个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死神,低头望着自己那布满老茧的手,怎么都不敢相信短短数日自己竟然拥有了能与死神媲美的力量。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真的变成了一个怪物?

韩诺正思索,一把银匕首忽然从身后准确无误地插入心脏。韩诺扭头看看微笑着挥手道别的苏奕白,感知到体内血液正在快速流失,意识也逐渐涣散…

片刻后,苏奕白蹲下身合上韩诺眼睛,仔细凝视着那张硬朗刚毅的面庞,忽就有些明白为什么欧阳洛会如此执着于他了。

不过这都不是他所要关心的问题,轻轻抬手躺在地上的死神们便全部消失,苏奕白站起身掸掸衣服,淡淡扫眼死透了的韩诺,脸上竟流露出一丝庆幸…快了,就差一步了…

夙愿终于要实现了……

“韩诺,你又死了呢!”待韩诺再度睁眼发现又来到了那间玩具箱,小男孩依旧高高在上的俯视自己,只是手上的波板糖比以往大了一圈。

见韩诺一脸茫然,小男孩纵身一跃轻盈的落在韩诺面前,将手中波板糖递给韩诺:“呐,韩诺,吃糖吧。”

韩诺眉宇间布满阴霾与不耐,强压着怒火冷冷道:“你到底想怎样?”

“吃了吧,吃了就能回到从前的日子了。”小男孩不停诱劝着,指指出现在半空的屏幕,是欧阳洛刚刚解决完一批死神因力竭而倚墙滑下去,就这么合衣躺在地上休息的画面。看的韩诺心如刀绞,再也无法按捺住情绪拎起小男孩衣襟吼道:“告诉我他在哪里!”

“你还没明白吗,他根本就不想让你找到。”小男孩又扬起那一贯诡异的笑,“他宁愿自己面对危险也不想拖累你哦,韩诺,其实你没发现,你一直以为是自己在保护他,可实际上,真正被保护着的是你才对呀哈哈哈哈哈哈——-”

“我问你!他在哪!”丝毫不理会小男孩的冷嘲热讽,韩诺提高了声调。

“吃了它。”小男孩忽就一本正经道,写满认真的瞳孔里映衬出的是韩诺那宛如暴怒狮子的模样。

二人对峙了会儿,最终还是韩诺狠狠松开小男孩,接过波板糖犹疑道:“只要吃了你就会告诉我欧阳洛在哪里?”

“我骗过你吗?”小男孩轻蔑地笑了笑,毋庸置疑地话语打消韩诺的疑虑,皱着眉头将波板糖嚼碎咽下去,只要是为了欧阳洛,主动妥协低头又算什么呢?

默默看着韩诺吃完,小男孩这才心满意足地放声大笑,响彻整个空间。在韩诺重新揪住自己衣领的瞬间回到玩具熊上坐定,指指不知何时开在韩诺身后的门,嬉笑道:“从那扇门出去,你就能找到欧阳洛了。”

韩诺推开门,是灰暗的空旷房间,正中竖立着一面巨大圆镜,诡异且阴森。

一只脚刚踏进去,头便不可抑制的疼起来,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呼唤似得。